许阿梅

许阿梅


字义青


潮汕普宁北山抗清英雄 | 农民起义军首领


1823—1855(清朝末期)

人物简介

潮汕普宁铁山脚下北山村,有个许阿梅,三十岁,身材高大魁悟,文武全才。后来是清朝末期普宁农民起义军的首领。当时,村民生活困苦,灾难深重,许阿梅在耕种之余,只得与胞弟,在村前的练江晖含圩摆渡,糊口度生。

英雄故事

拦江戏员外

有一日,邻县有个孙员外,带三名随从,欲过渡往普宁城。当时正值汛期,水流湍急,洪峰翻滚。许阿梅船停江边,见这帮平日欺人的家伙,心里很厌恶。站在船头,欲理不理地说:“四位要过渡,渡钱要—个光洋!”孙员外平日搭的是免钱渡,今日见阿梅这般放肆,心中顿时火起,举起手杖欲打,但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随即改装笑脸说:“一个就一个吧!”说罢跨步下船。船划到半江,许阿梅提出要先收钱,孙员外皮笑肉不笑地说,“过江还你不迟。”只见阿梅二话没说,把船竿向水里一点,自己象燕鸟一样,飞身跃过胞弟的船。那只载孙员外的渡船,在浪涛中颠簸,吓得孙员外面如土色。随从中有一个自认识水性的,便跳入江中固船,不跳且罢,—跳下便给浪涛卷进渔民架设的“鱼糁” (诱鱼窝),衣服被荆棘钩住,欲拼脱却钩得愈紧,上又上不得,游又游不动,叫父叫母叫救命,无人理睬。员外坐的渡船,颠簸欲沉,吓得连声叫救一一“给你二个白银……”这时,两岸等着过渡的穷苦百姓,无不拍手大笑,齐声嚷着:“沉呀!沉呀!” 阿梅看着摆布得过瘾了,才叫胞弟将船划近,飞身过船,收了渡金,把船撑到对岸。

剪布赠贫友

有一年,旧历十二月廿四日,北风吼叫,寒气袭人。贫苦人家,刚送走“灶君”,又来了债主迫债,真是穷人过年如过关。 北山村佃户许旭钦,家中米瓮织蜘蛛丝,老父卧病在床,妻子饿到“大脚筒”,实是惨不尽言。正在走投无路,猛想起平日“打抱不平、拔刀相助、济困扶危”的阿梅大哥,急忙跑到晖含圩渡口,向阿梅诉说苦衷。阿梅听后,一面安慰,一面掏出一个白银送给旭钦,慨叹说:“象你这样困苦,未知有多少啊!……唉,同回我家,再想办法去吧!”二人边走边谈,不觉来到阿梅家中。阿梅见妻子江阿典正在织布,便叫起阿英,自己拿起一把剪刀,将已织成的半匹夏布剪下,交给旭钦说:“拿去典当过个年吧!”旭钦看到此情景,一时不知所措,呆呆地站着不敢伸手。站在一旁的江阿英已明白一切,从丈夫手中把布接过来,往旭钦手里一塞说:“钦叔,贫不帮贫谁怜悯,快拿去吧!” 旭饮抱着半匹夏布,感激万分,边走边用手背拭眼泪,朝“大顺饷当”的路上走去……。

杨梅相结识

有一年正月,许阿梅与船友们为财主撑船载赤沙糖往府城潮州,卸货后,又装上麻苎,准备运回。 湘子桥边,一儿只堆麻苎的木头船装毕待运。阿梅的木船外围,也同样堆麻苎,可里头却有留空的船舱。这里,经常是吴忠恕、林廷,吴干,王兴顺等来自各县的好友,聚会谈叙的好地方。每当夜幕降临,船舱里好友们轻声细语,促膝谈心,原来是来自各地的兄弟们,正在磋商起义的事宜。 一天上午,从府城东门骤然跑出一个书生,后面一个手牵朴刀的公差,紧紧追赶。书生跑到湘子桥边,急中生智,朝阿梅船上一跳,钻入麻苎堆,爬进船舱里……尾随追来的公差,也随着跳上船,正欲钻入麻苎堆时,被机智的许阿梅将麻苎捆一推,只听得扑通一声,公差连人带着几捆麻苎掉进韩江。 “教人捞麻呀I”许阿梅虚张声势跳下江去。这时,只见挣扎着的公差,双手抓着船舷,欲攀上船,阿梅眼快,双手托起足有三百斤重的湿麻捆,假装欲掀上船之势,对准公差猛力一砸,哎呀一声,公差又沉下水里, 阿梅也托词救人,顺势钻入水底,紧紧地抱住公差的一只脚,让他享个“饱水福,”隔了一阵,阿梅才把公差托上船来,已是半死半活了。这时,又来了两个公差,把所有麻苎都搜个通透,但是却不见书生踪影。 麻捆全打捞上来了。站在船头的许阿梅,一本正经地质问公差:“你们抓人是这样个抓法?把我们的麻苎都推落水,看怎样赔偿头家(货主)?!”三个公差明知有弊,却又抓不到把柄,只好自认倒霉,夹着尾巴溜上岸去。 你说那书生是谁?就是潮阳贵屿廪生、潮州农民起义的穿针引线人一一—杨臣尧<字虞阶,名舜秀),他感谢相救,遂与阿梅结识为好友。当夜,安歇于阿梅友人船中。因当日杨进城活动,恰被公差发觉,跟踪追捕,当杨跳进阿梅船舱时,混乱中,船友们已把他救走。隔年,杨臣尧当了阿梅义军的军师。

飞糠定租田

潮阳县有个官僚大地主叫肖勉斋,他的子孙,世代享有普宁租权,年年迫租,佃农叫苦连天。后来,因受太平天国革命声威所慑,势力不及昔年,租权摇摇欲失,虽常派出收租爪牙,四处催讨,有时,不单收不到租谷,而且连同租簿、契据被佃农烧掉,人被捆缚,撵出村境,狼狈不堪。 肖勉斋的子孙,为巴结普宁新权贵,在广西等地镇压太平军有功的清廷朝官、千总方小川。时方回家乡视事,肖家乘此机会,做了个顺水推舟人情,把戎水,贵山、铁山三都租权奉赔给方。方家不耗一文钱便获得万亩租权。租权验收至北山村,租簿上,定有千亩总额,却缺欠佃户姓名,方小川为施展其淫威,先宠络北山村豪绅,接着便派出官差、兵役在村后莲花山上,撇下粗糠,时逢严冬,北风呼啸,糠随风飞,横直数里,再由本地豪绅,视糠飘落田丘,丈量面积,登记佃户姓名,贴出告示,限期一年,还清肖家转让给方家的三年租债。 飞糠定租,亘古未有;限期迫债,北山村浩劫空前。那时,许阿梅暗中串通乡亲,准备抗缴租谷。佃农田仔,也想到死罪好受,饿罪难当,官迫民反,民不得不反。正当佃农酝酿抗租时,方小川得知消息,便先下毒手,派来官兵进鄛,北山村遭受惨劫,官兵所到之处,掠人锁厝,牵猪剥鼎,村民有的被活活打死,妇女更惨遭污辱,村头巷尾,杀声、呼救声回荡铁峰,一片凄凉惨象。

挥草帽退兵

方小川率官兵洗劫北山村后,激起北山村民的义愤,纷纷恳求许阿梅揭竿造反,杀进县城,除暴雪恨。深谋远虑的阿梅,对众人说:“我不是无此想法,须知未虑进,先虑退,未想刣赢先想散寨;须未行募兵先行筹粮啊!”众乡亲听后皆佩服,许阿梅大哥筹谋周到。当时,阿梅则奔东走西,与邻县好友们,商议起义筹粮大事。 北山村南邻,有个郭厝寮村,村内有个大地主,良田千亩,婢仆满庭,终日花天酒地,笙歌作乐……。仓里多年米谷霉坏,只好命长工短工,肩挑车运,倒入练江,一时鱼虾蟹鳖中毒浮满江面。当其时,贫苦村民,啃瓜咽莱,挟饥受饿,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,对比之下,真是天差地别。一日,这个地主府第,忽被大长陇陈娘康的义军围住,情况紧急,危难中,迫不得已只好恳请阿梅出面斡旋解危。许阿梅说退兵容易,需付酬金。经商议洽定,那个地主,愿意给许阿梅白银千两,作为酬金。于是许阿梅从容登上更楼,挥动草帽,陈娘康义军因事先已与许阿梅相约,见示意后,随即退去。以后,许阿梅便把这笔酬金,作为筹备起义的经费。

巧筹起义粮

北山村毗邻,有个定厝寮村。村中有个县内出名豪富、大地主杨连茹,乳名捷,因其人剥削手法,轮转猛如猴,定厝寮村民给他起个外号叫猴仔捷。他开了十三家当铺,经心设事盘剥穷苦村民,他家真是利路宏通,财源广进。 许阿梅对这些当铺盘剥穷人,恨在心头,再三思虑,便设下一计:疏通了前后各村贫民,将家中的小件东西,镰刀、斧头,菜刀;大件的东西破篾笘,旧谷( 达),成群结队,扛着前往典当。当铺掌柜的,嫌小件太小,嫌大件太大,拒不纳当。贫苦村民便喧叫起来:“阮值钱的家私都典当完了,这些东西是阮活命工具,还嫌小嫌大,你们就是要绝穷人的命,今日就是要与你狗财主拼!”爪牙连忙报知财主。杨连茹闻讯,惊得面如土色,忙吩咐十三间当铺的掌柜:“酌情准当”。村民领了当款,各自返家。事隔四十天后,杨连茹还气恨在心,命令爪牙把农民典当的东西,作废物搬掉烧毁。阿梅得知消息,和伙伴们大笑说:“天又助俺一笔起义粮饷了。”于是,分头到各村通知众人,约定日子,一齐到当铺赎回典当的“传家宝”。这一次,杨连茹老谋失算,那有“传家宝”可给赎回,明知其中有谜,因无法应付,只得溜走大吉。 “还我传家宝!如无原物,要折价,按典金加千倍!”几百农民吼声如雷,许阿梅押阵指挥:“既不准赎回原物,又不折价抵偿,天理难容。兄弟们把当铺的东西抵偿!”许阿梅话音刚落,各路约到的义军,便冲入当铺,破仓库,没收了杨家十三家当铺的金银财产,做为起义军需之用。 事后,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,潮阳深溪岩庙前,各路义军汇集,把盏庆功。陈娘康,许阿梅、林廷、吴降等义军首领,兴高采烈,大秤称金银,摊分各地起义粮饷。于是,一场反压迫,反清廷的农民斗争即将爆发。

施孤募义兵

这年农历七月十五日,北山村铁岳院前的观音埔、盂兰胜会的施孤棚前,演戏敬神,施食救鬼,人山人海,热闹非常。 施孤摆设如旧,立意有新。施孤棚的木桩上,许阿梅的好友杨臣尧撰写的“饱食去看戏,饿肚来领孤;年年添施舍,岁岁增凄魂”的对联分贴两旁。戏台的横陋写着“盂兰胜会”,两旁的对联是:“盂兰欲救孤魂厄,胜会唯望太平天。”众人看了啧啧称说:俺穷人心声,都写出来了。再往下看,在众和尚诵经的功德棚中,香烟萦绕,钟鼓齐鸣,张贴的横匾、对联更有一番心意。横匾为“普渡济生”,两联为:“普渡有慈航,济身靠活佛。”响午,施孤进入高潮,施孤领食的,排成长龙,通往施孤棚前,领取干粮,肉类、农物。就在这时,只见许阿梅熊腰虎步登上施孤棚,他发出宏亮声音,一字一字地说:“乡亲们,盂兰节施孤意在拯救凄魂,须知当今世道,人不如鬼,俺们四季驴生拼死,不得—温半饱,如此非人生活,比地狱凄魂更苦……。”台下听众,初是鸦雀无声,再是泪珠满面,呜咽抽泣。接着,阿梅挥动草帽,激昂地说:“欲登人间天堂,只有起来捣烂衙门活地狱,敢不敢?”呼地一声春雷一一“敢!” 铁岳院里里外外,报名参加义军的人,排成长龙,反压迫,反清廷的队伍,终于在铁山脚下组织起来了。

巧妙检军法

义军刚组织起来,数量不多,编制简单,俗话说,只有兵强马壮,方得能征惯战,力求兵精将勇打胜仗,每逢攻敌点、征粮饷,出队开战时,许阿梅总要亲自检验、精选,可他的检军方法却是简单、准确。有一次出征拔点,时间选在晚上,义军队伍开到砰蓬地(三都书院前)大山埔上,便命令站住,从队头到队尾,许阿梅按一按每个义军的胸脯,如若发现心头象十五只吊桶,七上八落地跳的,便是胆量不足,就被叫出队列,命令退回大营,帮助炊事工作,队伍检验后,才出发征战。许阿梅这个简便检军方法,效果甚好。后来在各分队中,对挑选参战精兵,相沿袭用。

门板开路战

许阿梅在征集起义粮饷中,勒令各乡富户豪绅,把剥削得来的部分资财拿出来作为义军军饷,凡有不服者,即派人马惩戒。那个时候,泥沟乡的“源泉”、“涌泉”、“逢源”、“开源”、“永兴”、“祥兴”等富户,果陇乡的庄姓大地主以至赤岗山李姓大地主,无一敢不从命。 桥柱村有户大地主,倚仗财势大,除抗交粮饷外,还扬言欲与许阿梅见个高低。阿梅接到这个消息后,一个夜晚,亲率义军百名,前往抄袭。当夜,月黑风高,伸手不见五指,半夜时分,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那大地主家里,抓住了正在睡的大地主,将人装进麻袋,正要整队回营,狗吠声惊动了地主武装团练,团丁们急忙封住出村路,并堆起稻草、干柴、烧起漫天大火,堵住义军出路。在这紧急关头,机警的许阿梅,命令义军各人背上一块门板,向出村路口冲杀,勇猛攻势,顿时使团丁们吓破了胆,争先逃命。义军急忙在火堆上压下一块块门板,踏着火海中的门板, 冲出重围,掳着那个大地主,胜利回归大营。从此以后,义军征收粮饷,豪绅不敢抗拒了。

铁山举义旗

许阿梅完成筹粮后,便在铁岳院前竖起“忠义安良”大旗。寺内前厅供着关羽偶像,两旁对联是:“兄玄德、弟翼德、德兄德弟;师卧龙、友子龙、龙师龙友。”声势浩大的举旗练武,惊动普宁县令,急忙派出侦探窥视,但得到的情况是纯属练武习艺,维护治安,挡弓弄棒的小集群组织。且举关羽的“忠义”为宗旨的旗帜,因而也就等闲视之,殊不知平风静浪里将要掀起漫天波涛。 一八五四年农历六月初六日,是院内仙师爷生口,也是许阿梅与陈娘康约定的举放起义日子。许阿梅把“忠义安良”的大旗换成“明义振兴”的大旗,公开反清复明。铁山峰顶,铁岳院前,“明义振兴”的大旗,高高飘扬,铁岳院大营门口,对联言志:“腾云降雨初变化,青梅煮酒论英雄。”联中贯穿着林廷(腾)、吴降和阿梅等义军首领名字,表达劳苦大众对义军首领的爱戴与反清复明,振兴家邦的决心。

围城首告捷

是年盛夏,棉湖的凤湖、洪沟等处,因乡村隔阂争执,发生了械斗,彼此伤亡惨重。许阿梅得知消息后,随即召开了军机会议,把借弹息械斗之名,实则举旗率军围攻普宁城的想法与众头领商量,大家齐声称妙,都说是一箭双雕之上策。六月初一日,铁山下北山村一片欢腾,村中父老,男女老幼,夹道欢送义军出征。许阿梅率领二千义军,告别乡亲、浩浩荡荡,兵分三路,直插棉湖,进驻湖美、赤岗山等地。“忠义安良”大旗高高飘扬在“状元旦”,云石岩等处,不上十天,凤湖、洪沟的械斗遂告平息。 义军声东击西之举,普宁县令潘铭宪还蒙在鼓里。一一殊不知在平息两乡械斗中,许阿梅的主要精力却放在围攻普宁城上。他秘密召集普宁城周围乡村的义军头领:厚田的蔡炳弟、林惠山的高锡秋、潘炳照、宝镜院的郭汉声、鸣岗的方锐、岐岗的阿十等密谋计议,商讨协力攻城良策。 六月十五日中午,震动着整个惠潮嘉道(今汕头、惠州、梅州等地)的农民起义爆发了,许阿梅统率的义军公开向清朝的反动统治宣战了!这惊天动地之举,使普宁城内外到处骚动,县令潘铭宪惊得三步一跌,狼狈不堪。是夜,浩浩荡荡的义军调转方向,直插普宁城,进驻鸣岗、马院桥、新铺、昆头山、五福屿、赤髻鸟等地,似铁桶箍一般牢牢围住普宁城。 十六日晨,弥天大雾,义军开始攻城,岐岗村头领余阿肥带领爆破队百名作为先锋,荷长矛钢叉,直逼普宁城西门叫骂诱敌。许凤翔率主力埋伏于城郊,伺机伏击攻城。守城清军头目方佑,此人暴戾成性,根本不把义军放在眼里,竟违主子禁令,带领兵勇出城迎战,那知钢刀相触,不及数合,方佑即为义军劈做两截。许凤翔率主力乘胜追杀,出战清军见义军勇不可挡,且头目被杀,当即溃不成军,丢下十几具尸首,败退回城,紧闭城门,不敢出战。 清军初战失利,普宁城中官绅乱成一团,县令潘铭宪急召巡检郝有金、“地头蛇”方青钱及众官绅商议守城之策,立即勒令城中商户富绅派款,招募城内更夫四百名,协助守城,并在护城河两边高筑栅栏,加强防守,弄得满城风雨,草术皆兵,义军首战告捷,军心大振。但围困普宁城后,许阿梅忽接友军陈娘康密报,为策立友军,暂时放弃围攻普宁城,挥帅返回北山大营。

粉碎假谈判

初试锋芒之后,普宁县令潘铭宪异想天开,认为义军围城后即退,纯属无知蠢动。遂即定下奸计,寄书许阿梅,假意温言慰劝、保举许愿、官禄相诱,邀约许阿梅于普宁城南方氏祠堂谈判讲和。潘铭宪满以为借此可麻痹义军、延缓破城危机,以待潮州府道台的救兵前来解围,夹击镇压义军。 许阿梅接书之后,反复琢磨:言和是假,缓兵是真。即与军师杨臣尧商议,决定将计就计,巧与周旋。谈判之日,遂召义军头领阿机(众人称他“狮头机”),面授机宜。阿机领着战令,身带三文令箭,率二十名弟兄大摇大摆洋洋进城。时城中官绅,列队相迎,接阿机于方氏祠堂入座谈判。县令潘铭光大献殷勤,频频把盏劝饮。阿机胆壮志坚,旁若无人,酒足饭饱之后,从容不迫,拔出三支令箭,指着潘铭宪侃侃说道:“我奉梅大哥命令与你们谈判,条件很简单。其一,需城中方、李二姓豪富,奉献义军军需白银一万两;其二,需让我军从县城东门入,西门出;其三,就是要你老潘之头!”说罢把三支令箭掷于桌上,拂衣而起,带领众兄弟扬长而去。吓得众官绅无言以对,相顾失色,潘铭宪更似浸水泥塑,瘫倒在椅上。

魁星楼死战

粉碎谈判伎俩之后,许阿梅的义军军威大振,四邻八乡报名参军的人很多,队伍迅速扩充到近五万人。许阿梅抓住这大好战机,立即联合揭阳林廷、吴降,潮阳陈娘康等义军,第二次围攻普宁城。 一八五四年农历六月二十七日,义军开始声势浩大的攻城。城内官绅兵勇岌岌惶惶,硬着头皮,拼死抵抗。义军在数天激战中,虽取得几个小胜仗,但进展不大。激战中义军改变攻城策略,采取夜袭办法,抢占潘县令指挥要地“魁星楼”。第一夜,义军有的爬墙潜入,有的强攻拼入,有的凿洞钻入,相继鼓噪而进,勇不可挡,慌得守城清军倾巢而出,负隅顽抗。但因义军旗号不明,漆黑中自相搏斗,贻失了破城大好战机,激战至天明,不得不收军回营。 第二晚,许阿梅吸取旗号不明的教训,采纳了头领郭亚声、邱班麟的建议,布置进城的勇士每人头悬腊灯一盏,夜袭拼死破城。是夜,各队攀城强攻而入,穿街夺巷,浴血奋战,拼死抢占“魁星楼”。但腊灯目标显眼,被制高点的清军用毛瑟枪、马腿枪击死击伤多人,奇袭破城之举又告落空。尔后,义军虽多次击败出城作战清军,但战绩不佳,只得放弃攻城,回军驻营,另谋良策。

三攻普宁城

回军驻营后,许阿梅一面休整练兵,一面召开军机会议,军机会议上,众头领总结二次奇袭未能获胜的经验教训,制订了“飞天钻地”与“长期围困”的战术,部署了第三次围攻普宁城。 七月初一日,义军又一次围攻普宁城。围城头五天,守城清军见义军二次攻城不下,根本不把义军放在眼里,接连二次开城出战,经过数次实践的义军,勇往直前,奋勇迎战,百里桥畔,西北城郊,杀声四起,义军以泰山压顶之势,杀得清军节节败退,死伤逾百人,龟缩回城里,再也不敢出战。 七月初十日,许阿梅命人箭射勒令投降书入城,限县令潘铭宪二天内开城投降,否则格杀无赦。三天后,城内还没动静,许阿梅立即采用“飞天钻地”战术。是日,义军用“土炮”猛轰城墙,强攻各城门,攻城勇士扶起十架方井型云梯,迅速登上城墙,名曰“飞天”,一方面利用地形,挖地洞,凿隧道,直逼城内,称为“钻地”。此时城内军心混乱,官绅惶惶不可终日,惧怕义军从天而降, 从地下冒出来……。洪阳大街有家巨商方满记,夜间因猫抓老鼠撞倒栈房器皿,“轰隆”一声,财主及杂役人等从梦中惊醒,误是义军从地底下冒出,吓得手足无措,跪地叩头直喊饶命……。 县令潘铭宪有如热锅上的蚂蚁,向府城发出的求救书,如泥牛入海,杳无音讯,暗想,不日城破,只有死命一条。思来想去,只可采取讹诈威胁手段,使之人心安定,并动用大量金银,收买更夫,于城西北隅植木筑土,引水护城,以阻义军前进。同时,令把总方玉云偷偷出城到贡山、洪山、下社等地,调集地方地主团练,组成四十股兵勇,抗击义军,以救燃眉之急。但这些乌合之众,一经交战,只怨爹娘少生一条腿,争相逃命,不堪一击。 就在普宁城即将被义军攻破的的关键时刻,狡猾的方玉云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,立即奔往乌石,云落等地,纠集清朝部分散兵游勇,串通北山义军内奸许希明,偷袭北山大本营,血腥屠杀乡亲父老。许阿梅得报,为救乡亲于水火,只得第三次撤退,放弃围攻普宁城,回师扎山。方玉云得知义军回归,自认不是对手,况且城已解围,夹着尾巴,逃之夭夭。

英名传千古

许阿梅率众回师北山大本营。围攻普宁县城的义军退了。得以喘息的县令潘铭宪,急向上司求救。潮州府及各处派来了援兵。潘又集结了地方兵勇,派郝有金率领官兵,反扑义军,企圃一举剿灭这股反清廷的农民义军。 一八五五年(清咸丰五年),官兵先后驻扎于北山村周围的湖东,六斗埔,大洋尾、小洋尾、定厝寮等村,重重包围北山村。农历八月十五日中秋夜,北山村前的牛帽山,又被清兵炮队强登。清兵居高临下,日夜不停,用十炮轰击北山村。许阿梅曾于夜间,率队强攻,虽经死战多次,终因敌众我寡,未能夺回。许阿梅亦在战役中,左腿被流弹击伤,只得退回北山村。 八月十九日,北山村的西湖地方,被清兵从牛帽山轰击土炮,烧成废圩。义军三次死战争夺牛帽山,均未能夺回。至二十三日,全村各处着火,为保留后代,存下根苗,阿梅下令向东突围。此时,清军的土炮、毛瑟枪,枪弹如雨。突围义军与村民,死伤惨重。受重伤的许阿梅,为怕连累众人,在突围中于村东的鲤鱼沟地方,壮烈自刎。 许阿梅铁山举旗起义,只是一年余时间,虽然未能取得胜利,火种被扑灭了,们其反压迫精神,却留芳于世,其英雄事迹,为后人广为传颂。

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

网站相关内容的整理来自网络,对发布内容的准确性、充足性或完整性本站不做出任何保证,也不对任何错误或言论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
联系我们

欢迎各位网友纠错与补充资料,请发邮件至info@xuamei.com。

Copyright © 2016. All rights reserved.

www.xuamei.com